教育 家教

会出错的父母给孩子的成长提供更多可能性

枇杷林

2018-10-15 10:47

有一天,闺蜜发了一段微信截图给我看,那是一位妈妈与上幼儿园的孩子的沟通记录。

娃:妈妈,我不想上游泳课,你把游泳课退掉吧。

妈:看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,可是现在已经不能退课了,我们只能想想其他的解决方式。跟妈妈说说游泳课什么地方让你觉得不好?

娃:觉得太难了!

妈:你害怕下水?

娃:不是。就是太难了。

妈:学东西都有个过程。妈妈以前学东西,刚开始怎么也学不会,老师讲了也听不懂,一到考试就做错!

娃:就是说在幼儿园老师讲完了,你回家还是不会吗?

妈:是。有时候,妈妈怎么都学不会的时候,上课好几次急的都哭了!

娃:妈妈,我没有急哭,我努力学习蹬水和划水了!

妈:噢,厉害啊……

看得出,对话情境中,妈妈始终在关注着孩子。只是她的每一句回应,却总让我觉得有点怪怪的;句句如教科书的示范一般精准,却恰恰缺少了生活中人与人交流时所特有的那种略显毛糙、偶有错位的感觉。这大约就是世人常说的 “精致得不真实”吧。

如今,坊间的育儿书籍特别多,它们帮助家长更多地理解儿童的成长,而另一方面,育儿书种类繁多,似乎也在映射着父母们在育儿过程中难以抑制的焦虑,似乎大家总想努力成为“完美”的父母。

有一次,我参与某个亲子教育活动,讲师论及如何与孩子互动时,传授给现场父母一个“非常重要的共情技术”,并给出了表达的“标准语”。比如,当孩子哭泣时,父母需要回应“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”。有父母为此认真地做了笔记。

我知道,的确有很多父母平日里连这样的一句回应也难做到,所以对他们来说,最期待的是专家能给出一个标准回应方式,让父母们视情境套用,以收立竿见影之效。

可是,现实中的人际互动往往不是这样,更不可能有通行无阻的标准语可供照搬。为了解释“人际交流中不存在可照搬的通用语”,我姑且以心理咨询中的“共情技术”为例,描述一下存在于人际交流中的“真实”是怎么回事吧。

在临床心理咨询中,“共情”都被广泛采用和强调,然而必须澄清的一点是,咨询师之所以能“共情”,并不是因为咨询师掌握了某种能窥见人心的绝技,能笃定地洞察来访者的感受,而是咨询师真诚地去表达“我愿意尝试靠近你”这一意愿。

共情,必然带有某种“试错”的意味,即“在我逐渐靠近你、理解你的时候,我可能会猜错你,可能没有理解到你,但这些‘错’都不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,我愿意以一个真实的人的状态,去靠近”。

由此可知,“共情”虽然有时并不容易,但也绝不神秘。由于人各有差异,情境不同,所以教科书上的示范语句硬要套用,难免会走调变味儿。所以啊,上课的父母们少做一点笔记吧,多多沉浸在你们所参加的课程里,去体会课堂情境中的种种感受吧,并领会“那一刻”的自己,这重要得多。能促成父母们在回到生活情境中时,也有机会灵活而真实地表达自己,进而促成人际交流中的真实。

可是,在一些亲子培训或相关书籍上,对这一点的理解和提醒往往不足,这也使得父母们热衷于在专家或书本那里寻求金科玉律和最优标准。或许,这些父母当年曾是教室里的好学生、乖孩子,在为人父母后,也惯于“达标”吧。

标准化式的互动操作,表面上看,似乎能使亲子互动变得简单明了,然而,当父母成为复读机时,当一个孩子跟“复读机”去做交流时,也就失去了生活中的“真实父母”, “标准应答”,绑住了父母,阻隔了他们与孩子天然的真实连接。

育儿课程上喜欢做笔记,回家跟孩子说话套用“标准语”;育儿过程中父母的焦虑,常常也源于期望自己能努力做个“完美”父母。在理念上,几乎所有人都会承认“完美”不存在,然而这也没妨碍这些父母在现实中去不断地要求自己不犯错。

须知,对“不犯错”有期待,恰恰就与“活得真实”背道而驰了。真实,往往就意味着“不完美”“不全能”“会犯错”。这样的一种“真实”,恰恰有可能带给孩子以希望,给孩子提供更广阔的成长空间。让孩子真切地感受到,“我不必成为一个完美的人,才值得被爱”“我不必为追求完美,而艰辛地生活”。

孩子逐渐意识到,父母并非全能——这给孩子提供一个机会,将目光转向家庭之外的社会环境,在更广阔地世界里寻找榜样,模仿、学习、完善自己。所以,“犯错的父母”,恰恰给孩子的成长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当然,“对父母失望”并不是人为去制造失望。在互动中,父母真诚地表达——难免的误解,偶尔的错位,或父母的焦躁、失望、哀伤……这些真诚,源于生活真实。

在这个意义上说,父母的真实远比专家的建议或教导重要得多。努力学习的父母是值得钦佩的父母。“努力学习”本身,足以带给家庭成长充分的养料,比支付学费买来的标准语,更能塑造孩子的成长。

举报本文
+10
+10
收藏本文
全部评论 (0)
正在加载更多

点击浏览器下方“”分享给QQ好友

safari浏览器请点击“”按钮

您已收藏,请到个人中心查看
知道了